> 神医娘亲很凶萌 > 神医娘亲很凶萌列表
打开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推荐票 | 错误举报 | 返回目录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

小窍门:按左(←)右(→)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
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陪你喝茶
    苍渝磕的时候被幕篱挡了一下,头没晕,却也疼得大眼睛里直冒水,仰头看见面前的人,倒吸一口凉气,赶紧窝在墙角,大气都不敢出了。

    捂着脑袋的蓝颜疼得眼睛都睁不开,张口就骂:“卧槽,哪个孙子?!拐弯要降速不知道吗?!这样撞上来,你难道不长眼啊?!”

    苍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娘亲,你会后悔的……

    蓝颜听不见苍渝的心声啊,抬头就怼:“还一句对不起都没有,老娘……额呵呵呵……魔君殿下,怎么是你啊?我,我没把你撞,疼吧?”

    看见面前浑身散发黑色物质,冰凉的瞳孔里没有一点人气的苍湛,蓝颜眼珠子抖了抖,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哎哟妈妈,这大魔头今天就像个地狱爬出来的魔物,好阔怕好阔怕啊!!

    苍湛的瞳孔冷冰冰的盯着额头通红的蓝颜,这脸就跟离色一样,没有一点表情,甚至看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魔君殿下,这这就是个误会,凭我们这关系,你不会跟我计较吧?”

    蓝颜脸都笑抽了,苍湛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,让蓝颜心底忍不住腹诽:不愧是会赖账的小气魔头,自己还撞了脑袋呢!到底谁更严重啊?

    啧,让闺女在这小气魔头手下讨生活看来还是太辛苦了,自己今天来带她走简直就是天时地利人和啊!就是紫金炉……

    蓝颜暗搓搓的瞄了一眼炼丹炉的方向,继续笑着说道:“魔君殿下,说实在的,丢了点东西而已,你不用这么在意,你们修魔者家大业大,这点东西很快就会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。已?”

    这回苍湛总算是有反应了,狭长的眼睛眯了起来,阴鸷的锁定蓝颜。

    卧槽腿软!

    浑身发寒的蓝颜有种自己被远古猛兽盯上的感觉,头皮都在发痛。

    同时也在心底画了个大大的问号,这丢的到底是什么啊?紫金炉他们根本不会用,对他们来说就是可有可无,可苍湛现在这个样子……

    蓝颜压下心底的疑惑,一把拽住了苍湛,昂首道:“魔君殿下,没事,我陪你喝茶!没有什么是喝一场解决不了的,有的话那就喝两场!”

    她实在看不下去苍湛这样,就好像丢失了心中最珍贵的宝物困兽,失魂落魄,眼底了无生气又暗藏崩溃癫狂。

    身为一个大魔头,居然丢了件东西就成了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,像什么样子?!

    苍渝在边上看得额头上冷汗都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没见过这么可怕的爹爹,更是佩服娘亲的勇气,居然敢碰这么恐怖爹爹!

    然而更让苍渝大跌眼镜的是,苍湛竟然一点都没反抗,就这么任由蓝颜拉走了……

    边走还边絮叨:“这才多大点儿事啊,有什么不能看开的?你就这么阴沉沉的下去丢了的东西就能回来了不成?傻不傻?”

    倚魔殿到处都是兵荒马乱的,蓝颜找了个人少的石桌就放出了自己空间里一些小吃,外加加了料的茶水。

    嗯,陪大佬解解愁,顺便药倒大佬,然后带着女儿儿子和紫金炉远走高飞……

    想着自己的出逃大计,蓝颜笑眯了眼睛:“来来来,这可是我好不容易藏下的茶水,名叫‘梦禅机’,不是酒但是比酒更醉人,好喝的很。看你这么难受,给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苍湛直勾勾的看着她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蓝颜心头一动,自己先灌了一杯:“你不是吧,怎么还这表情,换别人这好东西我提都不会提的!”

    苍湛依旧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蓝颜:“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回事,大佬郁闷的自闭了?

    看着自己拿出来的茶水,蓝颜差点泪流满面,这可真的是好药啊,除了会让人醉倒,别的副作用可是一点没有,要是别人,这会儿她直接麻沸散伺候了,哪会用上这种珍藏。

    偷偷跟来在后面的苍渝躲在一边,就看见蓝颜自己一杯接着一杯的喝茶水,还一边跟苍湛不停的说哈,苍湛却跟精雕细琢的雕塑一样,一动不动的看着蓝颜。

    突然,苍湛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蓝颜激动了,赶紧递了一杯茶水过去:“这就对了,看我喝有什么意思,你也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苍湛没看茶杯,只盯着蓝颜的脸。

    看得蓝颜快把持不住的时候终于出声了:“你平日里与阿渝亲近,都在和他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节奏,怎么突然扯到孩子身上了?

    几杯茶水下去已经影响了蓝颜脑子思考的速度,迷糊了许久,蓝颜才边喝边说道:“这说起来就太多了,我和小主子就没有不谈的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谈了什么?”

    灌了这么多杯,蓝颜的解药已经开始失效了,她想吃,但是杯苍湛死死的盯着,竟然一点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此刻她端着茶杯,使劲的闭了闭眼睛想找回点清明,可是无用,之后她像是没有意识一样用已经熏红的眼角睨了苍湛一眼,带着无限风情:“魔君殿下说的可是上回被小主子引来和我相会那次?”

    一直面无表情的苍湛总算是被噎住了,看着蓝颜此刻的模样心头涟漪微荡,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。

    蓝颜也不管他的反应,继续喝着梦禅机:“那次小主子就说了呗关三天可会闷死的,看起来还真是可怜呢,魔君殿下是不是经常这样放任小主子一个人在这偌大的倚魔殿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为了他好。”

    苍湛眼睛微眯,一字一句道。

    “为他好?”

    蓝颜差点把口里的茶水喷出来,嗤笑一声,站起来仰面看向天空,道:“魔君殿下可知道这世间最悲哀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蓝颜低头,面若桃花潋滟灼灼的一张脸直面苍湛,也不停的刺激他的心脏:“是笼中鸟。或许魔君殿下会说,因为爱小主子,所以要将小主子困在倚魔殿,这是保护他不为外界阴暗侵蚀,但是殿下——”

    蓝颜突然俯身,双手撑在石桌上,莹白如羊脂玉般的脸颊差点怼到苍湛脸上,被雾气朦胧氤氲的漆黑瞳孔直直的看进苍湛的眼底。

    苍湛心头如擂鼓般狂跳,却一点都没有后退,只是用染了涟漪的眸子静静的回望过去。

    躲在一边的苍渝瞪着大眼睛差点蹦出来:“!!!”

    近!

    太近了!

    近得像在做坏事!
> 神医娘亲很凶萌 > 神医娘亲很凶萌列表
打开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推荐票 | 错误举报 | 返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