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神医娘亲很凶萌 > 神医娘亲很凶萌列表
打开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推荐票 | 错误举报 | 返回目录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

小窍门:按左(←)右(→)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
第一百一十六章 对自己下手这么狠
    “没有,就是爹爹脸色有些不好。”

    苍渝有些失落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蓝颜抬眉,爹爹?

    喊得好像很顺口啊,这小子不会真心认这大魔头为父吧?

    算了,这事以后再说。

    蓝颜扭头看向床上粉雕玉琢般的精致小人:“行了行了别装了,人都已经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静——

    床上的人一点反应都没有,半点没有要醒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蓝颜心头一跳,赶紧冲了上去,摸着脉惊呼:“哎哟!夭寿哦!对自己下手这么狠?!”

    苍渝也察觉到不对,一脸紧张的看着蓝长玥:“娘亲妹妹真的病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蓝颜赶紧抽出随身带着的金针,刷刷刷刺满了蓝长渝的小胸脯,满脸的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她知道蓝长玥为了防止自己暴露一定会装病,但她却没想到蓝颜竟然吞下了生死逆天丸。

    这丹药好是好,但是却需要有人在边上看护引导,不然就会造成星力郁结,一个不小心就会让人变成废人。

    她本意是让蓝长玥先留着,以后好给她修整修整修炼资质。

    谁知道这丫头竟然拿来装病了!

    “那妹妹没事吧?”

    苍渝急得额头上都出了一层汗,心底满满的愧疚。

    都是他不好啊,要不是为了扮作他的样子,妹妹现在一定和娘亲快乐的在一起,哪里会病的这么厉害?

    给蓝长玥喂了个保元丹,蓝颜看了苍渝一眼,伸手点了点他的额头:“有本医仙在,会有什么事?让她睡会儿就好了,现在最要紧的是考功课这一关,可千万不能让苍湛那大魔头看出异样来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从没有考过我的功课。”苍渝小眉毛拧着,小手无意识的背在身后来回踱步,“要是今天不让爹爹考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爹爹又会想起来,我得帮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。”蓝颜点头,随后眼底闪过亮光,扭头将蓝长玥小心翼翼的抱了起来,快速的藏到了——床底下,然后冲着苍渝招手:“快来快来,脱了衣服躺进去!”

    苍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妹妹还没好呢!这样真的好吗?!

    “赶紧啊!”

    蓝颜哪里管苍渝的纠结,直接自己动手,两下就把苍渝扒得只剩里衣。

    被塞进被窝的苍渝脸红得快烧起来了,一双黑鹿鹿的眼几乎透着水汽:“娘亲,我,我我是男孩。”

    蓝颜奇怪的看了他一眼:“我知道啊,我不是还给你洗过澡嘛?”

    “娘亲不能随便脱男孩的衣服,男女授受不亲的。”

    苍渝运了运气,看着蓝颜说得无比正经。

    蓝颜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呵,毛都没长齐还和老娘说男女授受不亲?

    心底冷笑的蓝颜盯了苍渝一眼,冲上去就是一阵猛亲。

    被亲的头昏眼花的苍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算了,授受不亲什么的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蓝颜满意的开始给他卸妆,然后把所有的东西都扔进了床底下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脸色红润,唇红齿白的……”

    蓝颜打量了苍渝一眼,拿出一颗药塞进了他嘴里:“吃点药添点病气。”

    乖乖吃药的苍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娘亲高兴就好。

    确定苍渝没什么问题后,蓝颜立马拿东西开始装扮在蓝长玥的身上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两人就掉了个身份。

    蓝颜让蓝长玥靠在床边,仔细确认没问题后转身去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小医仙你可算出来了,小主子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席医首一听见动静立马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他给蓝长玥把脉的时候确实是吓到了,怎么也没想到小主子的脉象乱的就像濒死的人一样。

    当然那是因为他不知道生死逆天丸的功效。

    蓝颜炼制出这药就是药在生死之间逆转天命。

    要不然怎么修改天赋,逆天改命啊?

    蓝颜淡淡的扫了他一眼:“嗯。这次算你们找我及时,小主子已经醒了,你们可以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醒了?醒了好啊,醒了好。”

    席医首还在兴奋,苍湛就已经进了屋,看着床上一脸苍白的苍渝沉静的看着自己,心底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儿子每次盯着自己的眼睛就好像火一样撩着他全身上下,这会儿居然这么平静?

    不会是他今天的事情伤到儿子的心了吧?

    蓝颜眯着眼睛打量了他们一眼,心底有些发虚:“不知道魔君为什么突然要考小主子功课?”

    赶紧说,说完赶紧走啊!

    阿渝和阿玥性子不相近,好容易露馅的!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苍湛垂下眼,在眼睑处投下一片阴影,看起来有些落寞。

    “小主子身子还没有大好。”蓝颜隐晦提示:没事了赶紧走吧走吧走吧……

    苍湛果然接收到了讯号,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苍渝,正准备走,就发现自己的衣袖被拉住了。

    回头就看见苍渝伸着小手臂,一双黑鹿鹿的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:“爹爹不是要考功课嘛?考吧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苍渝沉默一瞬。

    平时总爱冲着自己撒娇卖萌装可怜的儿子突然这么高冷。

    好不习惯。

    蓝颜压下慌张乱蹦的心,镇定开口:“魔君还是随了小主子的意思吧,不然小主子也没法集中精神好好养病。”

    嗯,一切都是因为病了精神不济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个好借口。

    苍湛好像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,找了一本书翻开看了一眼:“使女说这里的书你应该都学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考考你诗经?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“君子于役。”

    “君子于役,不知其期,曷至哉?鸡栖于埘,日之夕矣,养牛下来。君子于役,如之何勿思!君子于役……”

    蓝颜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都特么的什么玩意儿!

    平时肯定是半点用不到好吗?!

    谁没事说话的时候整天之乎者也,那不简直找揍嘛?!

    万分鄙视的蓝颜根本没点遮掩。

    就这么直勾勾的鄙视的看着苍湛。

    苍湛嘛——在蓝颜的目光中镇定自若:“下一题,《诗》亡然后《春秋》作……”

    蓝颜歪了一下脑袋,脑袋上大写着懵逼两个字。

    苍渝只眨了下眼,一刻不顿:“晋之《乘》,楚之《梼杌》,鲁之《春秋》,一也。出自《孟子·离娄》。”

    蓝颜咽着口水望向床上的苍渝。

    这小脑袋瓜是怎么长的?
> 神医娘亲很凶萌 > 神医娘亲很凶萌列表
打开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推荐票 | 错误举报 | 返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