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神医娘亲很凶萌 > 神医娘亲很凶萌列表
打开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推荐票 | 错误举报 | 返回目录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

小窍门:按左(←)右(→)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
第七十二章 秦歌令
    说着,秦峮的手借着手忙脚乱作掩护,直接向着秦歌令拽去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

    他没想到那看起来一拽就会断掉的绳子居然坚韧得不得了,他瞪了瞪眼睛,使劲拽了一分钟,甚至用出了星力,绳子依旧牢牢挂在三长老的腰上,一点断裂的迹象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孽障!你在做什么!?”站在边上看着的老爷子已经惊得三魂不见了气魄,下意识喊出来的声音都变了调。

    “别吵,马上就拿到了!”

    秦峮头也不回的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场面一时间寂静无声,老爷子更是差点翻了白眼晕过去,看着三长老阴沉的脸大气都不敢闯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老夫的秦歌令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听见三长老的声音,秦峮总算是回过神来了,看见自己紧紧拽着秦歌令不放,而三长老的目光阴冷的看着自己,顿时吓得惊叫一声,连忙松了手登登登后退,冷汗直冒:“三三三三长老恕罪,我我我,我就是想要看看秦歌令到底是是是什么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三长老黑着脸,冷眼看向孙老,身上星力一转,衣服上的茶水顿时化作水汽消散在空中:“你敛息诀用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孙老早在之前就使劲降低自己的存在感,可是一脸操蛋的表情是怎么都藏不住,听见三长老的话,混身一个激灵,扑通一声跪在地上:“三,三长老恕罪,我……我……是少爷叫我这样做的,我是被逼的啊!”

    “哼,秦冲,你这孙儿好大的胆子啊!”

    三长老周身杀意弥漫,双眼如鹰隼般瞥向秦冲。

    若非敛息诀掩去了他们的气息,凭借他的修为,这茶水怎么可能会泼到他身上?

    最可恨的是,他们居然敢明目张胆的算到他头上!

    “三三三长老,请息怒啊,这一定有什么误会,我这孙儿平时胆子就不大,更不会无缘无故就做出这种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秦冲瑟瑟发抖地趴在地上,极尽恭敬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他真怕三长老一怒之下将他这旁支给灭了。

    心里更是叫苦连天,秦峮到底是抽了什么疯,竟然敢从秦氏嫡系手中抢夺秦歌令?!

    “误会?”

    三长老冷哼一声,一甩袖,顿时一道风刃凭空出现,直接甩在了秦冲的背上:“我就给你个机会解释解释,若是不能让我满意,你这旁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长老,三长老,我,我!”

    三长老依旧冷冷的看着秦峮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显然是丝毫不信他的话。

    秦冲忍着背上的伤,一咬牙,赶紧开口:“三长老息怒,我愿意将冰龙须交给长老,求长老既往不咎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心底叹息了一声,原本还想借着上贡冰龙须让自己这一旁支在秦家的地位往上动一动,现在看来,这回三长老饶过他们都已经是极为不易,更不用说什么家族地位了。

    听见这话,三长老的脸色已然柔和了下来,淡淡的哼了一声:“死罪可免活罪难逃,他们胆大包天,不给点教训,怕是不会长记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三长老手中两道漆黑的光线直射而出,直冲进秦峮和孙老的体内。

    两人登时就突出两口鲜血,晕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秦冲看着心疼,却也忍住没有开口,这孩子最近太过无法无天,是要受点教训。

    “如此,这件事情就算了,冰龙须,你尽快给老夫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三长老站起身子,一迈开脚步就直接消失在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秦冲恭敬的点头,许久才敢从地上站起身子,看着晕倒在地的孙儿,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毁了,都毁了,一切盘算都落了空了!

    越想心底越是不甘,秦冲直接一巴掌将秦峮拍醒,揪着他的领子道:“孽障,到底为何要动那秦歌令,你还不赶紧给我说清楚!?”

    秦峮当头就被打懵了,听见这话才回过神,哀嚎道:“爷爷,都是蓝氏,蓝氏的蓝清漪给我下了七旬毒啊,她非要我拿了秦歌令才肯给我解毒,我已经时日无多了,所以不得不出此下策,爷爷救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秦峮知道凭借自己肯定是没有希望得到秦歌令了,所以毫不犹豫的将事情说了出来,只是却隐瞒了一部分的真相,直接将脏水泼到了蓝氏蓝清漪身上。

    “蓝氏……”

    秦冲目光发冷,直接带着秦峮和孙老去了看秦氏嫡系,将这件事情大肆夸张,直说蓝氏居心不良,借下毒控制秦氏子弟,意图取秦代之。

    秦氏嫡系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地位,一听有这事,立马不管三七二十派出一大队的人马,直奔祁江蓝氏。

    此时的蓝氏内,还在为了蓝颜的毒而忙的鸡飞狗跳,到处找人求医,但最后的结果是传染了一个又一个,没有一个人又办法将毒素控制,最终,只能花费了一笔又一笔珍贵的药材,从凤梧别院离郁的手中,买来蓝颜的解毒丸,才将这毒素彻底清除。

    经此一事,众人心底就算对蓝颜有再多的不满,却也实在不敢轻易触她的眉头了,谁知道她手中还有没有别的稀奇古怪的毒素,要是再来一下,中毒受苦事小,雪花花的药材交出去那才是真的心痛!

    蓝昱擎更是因为这事得罪了好多曾经交好的好友,因为这毒素……也传染到了他们的身上,所以现在,他正和蓝宏章坐在一起,面对面生闷气。

    “家主,大公子,秦氏来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半夜了,他们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蓝宏章赶紧就站了起来,脸色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不会是蓝颜那妮子告诉她夫君,她夫君又请了秦氏的人来找他们算账吧?

    “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侍卫说话的时候,一声冷笑从屋外传了进来,紧接着,一群人径直走了进来,为首的看着蓝宏章一脸冷意:“怎么,最近让人尊一声蓝氏,你就真以为你们蓝家能与我秦氏平起平坐了?”

    蓝宏章脸色一僵,赶紧笑道:“二长老,您这说的是什么话啊,我们蓝氏是什么身份我们自己还能不知道吗?哪能与秦氏平起平坐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你有几分自知之明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……”

    蓝宏章点头哈腰的陪着笑。
> 神医娘亲很凶萌 > 神医娘亲很凶萌列表
打开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推荐票 | 错误举报 | 返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