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神医娘亲很凶萌 > 神医娘亲很凶萌列表
打开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推荐票 | 错误举报 | 返回目录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

小窍门:按左(←)右(→)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
第七十一章 稀奇功法
    “蓝颜!!!”

    蓝宏章哪里还能不明白自己又中毒了,想自己用无数药材换回来解药,还没过一时三刻竟然又被传染了,顿时就觉得心如刀割!直想将蓝颜千刀万剐!

    “爹,别急,我这就通知好友。”

    蓝昱擎还算是镇定,只是说话的声音有些抖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主院又是一阵骚乱,人人自危,深怕被这稀奇古怪的毒传染。

    回了凤梧别院的蓝颜吩咐离郁安排那些孩子后就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谁知刚关上门就猛的打了个喷嚏,揉着鼻子,蓝颜淡淡一笑:“蓝宏章,老娘回来可不是来过家家的,看来需要给你开点药补补身子,不然老娘还没玩够,你就嗝屁了也太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嘟囔完,蓝颜就闭上眼睛内视,看自己从倚魔殿顺回来的功法。

    “星诀?”

    看清这字蓝颜眉头一皱,用精神力扫了半天,再没有其他解释,忍不住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她兴冲冲带回来的东西难道就是个这么普通的东西?没点隐藏技能,听着名字就感觉一点都不牛逼哄哄啊。

    最让蓝颜吐血的是,她沉下心解读这段文字的时候,体内的星力竟然不受控制的开始按照星诀的运行路线开始运转了!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功法她都还没想好要不要练,都已经开始练了。

    她还真特么的没见过这么死皮赖脸,上赶着让人修炼的不要脸功法!

    “不行,修炼这种没有一点解说的功法,实在是浪费老娘的天资,得想办法把它给弄出来。”

    于是……

    蓝颜就开始采取各种姿势,憋气,倒立,灌水……想要将脑海中的功法给挤出来。

    结果自然是弄的自己气喘吁吁,还没有半点作用。

    这功法好像跟她生长在一起了一样,不管她怎么动,它都不动如钟,堪称稳如磐石。

    就在蓝氏主院鸡飞狗跳,蓝颜在房间里挤功法,挤得脸通红的时候,秦峮和孙老正脸色阴沉的坐在坐在一起,时不时的看看自己身上干瘪皱起的皮肤。

    “孙老,不如你去偷一块吧,我给你打掩护。”

    秦峮冷不丁的抬头,看向孙老。

    “少爷,这要是被发现了,可是死罪,而且这秦歌令,整个秦氏也只有十块,除了家主那里有三块,其余的都在各个长老手中我……”

    这难度实在是太大了,他才几斤几两,秦氏的长老哪个不是修为高深之辈?

    “偷的话,我们小心一点,说不定不会死,但是如果不去偷的话,我们必死无疑。”秦峮眼神难得的犀利起来,“下毒的可是岐黄医仙,只要是他下的毒,我还没有听说谁能自己解掉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孙老心底更是忍不住犯酸水。

    要不是你小子非要欺负人家的人,他岐黄医仙没事会给他们下毒吗?

    简直就是自己犯贱!

    当然这话他是不能当面说出来的,只是垂着眼睛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孙老,你真的不打算拼一把吗?”

    秦峮盯着孙老,眼底透出疯狂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老看了看自己干枯如死的手臂,踌躇了许久才狠狠的咬牙:“这件事情不做也要做。”

    越是老他就越是惜命,只要有一线生机,他也得搏一搏。

    “天快黑了,再过不久秦家三长老会来找我爷爷,我们就趁这个时候偷他身上的秦歌令。”

    秦峮想了想,拿出纸笔写了个简陋的计划,和孙老谈定后直接将那张纸给撕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互相打气,做心里建设的时候,屋外突然传来一声声传讯:“三长老到!”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屋里的秦峮和孙老对视一眼,眼底同时闪过精光,然后趴在窗边观察。

    “看见了,就挂在他的腰上。”秦峮透出窗户看见三长老阔步走进院子,秦歌令正光明正大的吊在他的腰间。

    “三长老是所有长老中最为轻狂的,仗着自己实力高强,根本不屑任何人的觊觎。”

    孙老脸色沉沉,眼底有忧虑。

    三长老的秦歌令看起来最好拿,其实是最难的。

    因为三长老的修为是秦氏所有长老中最为高深的。

    据说秦氏家主也不过是与他平分秋色罢了。

    “他越是轻狂,我们越是好动手。”

    秦峮不知被什么触发了迷之自信,对自己的认知直线下降。

    孙老抽着嘴角看了他一眼,如果秦峮不是秦氏的旁支,他早就一巴掌呼过去了,让他看清什么叫做真相。

    “爷爷带他进书房了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屋子外,秦峮的爷爷毕恭毕敬的将三长老请进了自己的书房,然后吩咐人上好茶。

    正准备开口说话呢,秦峮就端着茶水在门口喊道:“爷爷,听说三长老来了,我来拜见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三长老一张老脸清癯,颇有几分仙风道骨,只见他倨傲的扫了一眼门口,淡声道,“

    不必拜见,若有时间,你还不如去修炼。”

    秦峮脸一僵,顿时听出三长老这是嫌弃他修为低下,根本不屑于面见自己。

    “长老,我这孙儿平日里对你仰慕的紧,难得长老来一趟,不如圆他一个心愿,见见吧?”

    秦峮爷爷舔着老脸给秦峮求情。

    三长老眉头一皱,最后才闭上眼睛,勉为其难的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毕竟他这回来是有事要人家帮忙,不过见个面,给个面子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峮儿,进来。”

    秦峮爷爷赶紧招呼秦峮,见他进来后满脸的欣慰。

    秦峮一直垂着头,亦步亦趋的走着,孙老跟在他身后,手中一直捏着一个古怪的手诀。

    突然,秦峮也不知是踩到了什么,整个人一抖,惊叫一声就往地上扑去,手里的茶水迎面就泼向三长老。

    正在闭目养神的三长老察觉到不对劲,猛一睁眼,茶水正好全部浇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秦峮的爷爷看见这一幕已经腿都软了,急忙哆哆嗦嗦的冲上去:“三三三三长老,这这这这这是个意意意外……”

    孽子啊孽子,这三长老发起火来向来是六亲不认的,别说秦峮了,就是直接灭了他秦冲也是极有可能啊!

    趴在地上的秦峮眼底一闪,随后赶紧慌张的爬起来,一脸无措帮他擦拭:“三长老对不起对不起,刚刚脚下有点滑,这才不小心撒了茶水,不如您跟我去换一身新衣?放心,新衣绝对是顶好的!”
> 神医娘亲很凶萌 > 神医娘亲很凶萌列表
打开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推荐票 | 错误举报 | 返回目录